国产秋裤PK时髦Legging

广告位

小时候我常常玩“找秋裤”的游戏。参与人分别是我和我母亲,随着难度系数的增加,对手还有可能扩展为全家人

  小时候我常常玩“找秋裤”的游戏。参与人分别是我和我母亲,随着难度系数的增加,对手还有可能扩展为全家人。从我清早离家上学那一刻起,对手就展开了搜找秋裤的行动,枕头下、床头柜、书架顶层、厨房米缸里……。我妄图通过不穿秋裤体会微薄的苗条错觉和反叛意味,对手则想让我穿上秋裤,除了保暖,我认为,主要想体会一点儿权威感。这种价值观的差异使“找秋裤”成为每年秋冬我们全家最喜爱、最持久、最乐此不疲的游戏。GAME OVER是找到秋裤,有时为了挫挫对方的士气,我会使出“空城计”故意穿上秋裤,使对手永远也找不到,但这个计策不能常用,否则会挫了我自己的士气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>>

  秋裤注定要跟母权联系在一起,小时候母亲要求穿上秋裤,长大了时尚杂志女主编宣布不许穿秋裤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>>

  去年冬天,出于审美考虑,一位时尚杂志女主编宣称不倡导穿秋裤,引发了关于秋裤的大讨论。还有人考据,在西方服饰历史中秋裤这个东西可能不存在,但证据不足,不得不向东方学家求助:“萨义德先生,您穿秋裤吗?”今年这些喧嚣与疑惑都不见了,因为出现了Legging。没有确切的中文翻译,绑腿,紧腿裤,连裤袜……绝不是丝袜,大多为黑色、紧身、女用,添加莱卡,偶见羊毛。它在形态上符合时尚标准,在功用上,根本就是秋裤,甚至秋裤之至高境界——毛裤。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